北京快中彩胆拖
舊版入口|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首頁理論探討及經驗介紹

東北師大深入開展經濟困難學生

家庭走訪實證研究

【信息來源:東北師范大學|瀏覽量:|發布時間:2016-10-24】

高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工作,是黨和國家高度重視的民生工程。黨的十八大報告明確強調:要“大力促進教育公平……提高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水平”。《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把“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與“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等并列為教育領域十個重大項目。學生資助的核心是“資助育人”,基本邏輯起點是準確把握學生的成長需求,實現按需資助。目前,關于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成長需求的研究領域還多限于學生在高校的學習和生活,研究方法主要采用理論分析、問卷調研、實踐經驗總結等,而對于對學生的思維和行為方式以及人格養成有著深刻影響的家庭環境的研究則不多見。為此,我們選擇學生家庭這個獨特視角,通過實地走訪的方式,開展高校經濟困難學生家庭環境影響實證研究(以下簡稱“走訪研究”),深入研究學生的成長環境、個性特點,及其資助需求的特點和規律,以期推進高校資助育人工作的科學化發展。

一、高校經濟困難學生家庭走訪實證研究的價值

走訪,在現代漢語詞典中,是指訪問;拜訪。學生家庭走訪,是指前往學生家庭,訪問學生的父母或其他親人,通過親眼目睹及深入交談,了解學生家庭的環境及其他相關情況,溝通學生成長中的相關問題。從2007年開始,我們組織全校近兩百名輔導員,跨越千山萬水,走進學生家庭,九年的時間里,走訪了黑龍江、云南、江蘇、寧夏、貴州等地2500多個經濟困難學生家庭,身臨其境地深入了解學生家庭的文化環境、經濟狀況、地域特征以及每個學生獨特的成長背景等。同時采用質化分析等方法,認真分析經濟困難學生的心理特點、性格特征、行為習慣,努力探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發展需求的本質和規律。這種基于工作需要開展的實證研究,緊密結合實際工作,以研究推動工作,以工作深化研究,突顯了其理論價值,也使資助育人工作的針對性與實效性大大增加。

第一,“走訪研究”滿足了提升高校學生資助工作質量的實踐需要。當前,學生資助工作質量的提升,關鍵在于破解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科學評定這個在高校學生資助工作中普遍存在的“瓶頸”問題,而制約科學評定的首要難題是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經濟信息的準確性。“走訪研究”恰與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經濟信息準確性直接相關,是確保學生信息準確的有效手段。當前我國還不能像一些發達國家那樣通過稅收記錄來了解學生的家庭經濟情況,準確判斷學生的困難程度。高校不得不把學生本人當作其家庭經濟信息的主要提供者。但是受各種因素影響,個別學生提供的信息不準確,甚至故意虛報信息,給評定工作帶來諸多困擾。通過“走訪研究”,不僅可以了解學生家庭的真實情況,發現問題,及時糾正,同時,可以通過對謊報信息學生的懲處教育,建立有效的誠信制約機制,確保學生如實反映家庭經濟狀況,保障經濟困難學生評定的科學性。

第二,“走訪研究”滿足了深化高校學生資助工作研究的理論需要。2007年,國家頒布了《國務院關于建立健全普通本科高校、高等職業學校和中等職業學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政策體系的意見》及其配套文件,進一步闡釋了資助工作的重要意義。在人力、物力、財力等多方面加大投入,完善機制,給資助工作以有力保障,逐步構建起新形勢下的資助體系。同時,國家更加明確地提出“資助育人”的資助工作目標,高校資助工作隨之步入新的歷史階段,要從簡單地發錢、發物,轉變到成為高校育人工作的重要一環,成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前沿陣地。為此,資助工作者必須要深入開展資助工作研究,努力探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實際需求及其成長成才的規律,科學有效地開展資助育人工作。

當前關于高校資助工作的研究逐漸增加,但多數集中在國家資助政策的制定等宏觀政策方面。關于資助的主體——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自身特點、困難狀況、致困原因、資助需求等內在于學生的微觀問題的研究還不多見。實際上,這些微觀問題更應該是資助政策制定等宏觀問題的基礎,是深化資助工作研究的重要一環,也恰恰是實際工作中最需要的面對和解決的。為此,我們通過開展“走訪研究”, 逐步把握經濟困難學生作為立體的人的特質,尋找其個體性和類別化的特征,探求其成長成才的科學規律,找到有效的工作方法和對策,從而實現資助育人的目標。

第三,“走訪研究”滿足了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健康成長成才的發展需要。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是高校學生中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既是家庭、社會等多重矛盾的集合體,也是思想、心理、能力等多重困難的集合體。他們不僅有解決經濟困難的表層物質需要,更有健康成長成才的長遠發展需要。近年來,國家在對資助工作的定位中越來越明確了其育人功能。《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見》(中發[2004]16文)明確指出:經濟困難學生資助工作是“新形勢下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途徑”。今年7月,教育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杜玉波在高校資助育人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指出:“資助育人是新時期資助工作的新使命”。因此,新時期高校學生資助工作要從以往保障學生順利完成學業的經濟視角,轉換為加強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政治視角,及幫助學生全面成長成才教育視角,要在資助工作中真正把“資助育人”當作統領一切工作的根本宗旨和目標。資助育人要取得實效,就要以先進的理論為指導,科學的方法為保障。因此資助工作必須研究為先,要全面把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性格特點、心理特點、根本需求及成長規律,從而掌握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走訪研究”是開展資助工作研究的一個新的切入點,它從家庭環境這個獨特視角深入研究經濟困難學生的心理、性格等特點的形成規律,探尋其接受機制的基本特點和規律,構建資助育人工作的有效方法和途徑。

二、高校經濟困難學生家庭走訪實證研究的設計

“走訪研究”在本質上屬于質的研究范疇。我們主要采用田野調查的方法,遵循質的研究的資料收集及整理方式,緊扣高校資助工作中的五個重要問題開展研究。

(一)研究問題:關于經濟困難學生的“五問”

走訪研究與一般性的走訪工作的本質區別在于要帶著明確的問題開展走訪,嚴格按照有關研究的規范進行深入研究,以期發現問題、總結規律、改進實踐。我們的走訪研究一直緊扣高校資助工作實踐中需要不斷回答的五個關鍵問題。

一是經濟困難學生家庭困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旨在通過對原因的把握來認識經濟困難的本質,為有效資助奠定基礎。

二是經濟困難學生家庭環境的主要特征是什么?旨在通過對家庭環境的研究來分析學生的成長過程、特點、問題等,為開展針對性教育工作奠定基礎。

三是怎樣科學準確地評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困難程度?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評定辦法,但其評定結果的準確程度很難驗證。通過實地走訪比較分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較為真實準確地判斷評定效果,發現尚存的問題,進而完善評定體系,總結出具有借鑒意義的相關評定方式方法。

四是學生資助政策的效益如何?當前,國家和地方每年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資金的投入突破1500億元,這樣大的投入是否取得了有效收益?我們通過對在校學生的經濟困難解決的程度、和學生在學習生活方面的表現改善,可以對資助效益做初步判斷。但我們很少能夠注意到資助對一個家庭的影響,進而分析其社會影響。

五是高校怎樣更好地開展資助育人工作?資助育人的對象是經濟困難學生,資助育人的必要性在于這些學生存在不同于其他學生的特殊問題。對這些特殊問題的準確把握是資助育人取得實效的前提。走訪研究可以通過對學生家庭的環境研究、家庭發展史的審視等角度,更深入地把握學生的發展問題,找到問題的關鍵,更有針對性地開展教育引導工作。

(二)研究方法:田野調查和行動研究相結合

田野調查一般指所有實地參與的現場式的調查研究工作。完全的田野調查一般要求研究者在研究現場與研究對象進行長期的接觸、調查,有的長達幾個月的時間。“走訪研究”中運用的田野調查與快速人類學田野調查的方法相類似。八年的時間里,我們走訪了黑龍江、吉林、遼寧、山東、湖北、貴州、重慶、廣西、海南、云南、江蘇、寧夏等全國17省(區)700多個縣市1600余個村鎮2500多個經濟困難學生家庭。通過與經濟困難學生家長、親人、同村親友的廣泛接觸,深入地了解他們的生存史、生活現狀、思想觀念,理解他們對貧困的認識,在此基礎上形成研究報告。

深入的結構式訪談和細致全面的觀察是我們在研究中主要采用的資料收集方法。我們在“走訪研究”前精心設計了訪談問卷,請有關專家進行了審定,開展了走訪調研的方法培訓,努力確保現場訪談的標準化。除了結構式訪談,我們還認真了解了每個家庭的生活史,力求從更廣闊的時間維度理解貧困的產生、特征及其由此而形成的獨特的貧困文化,探求這些與學生成長的關系。我們體會到,家庭經濟困難不是一種孤立的現象,更不是一些收入支出等數字指標。它存在于特定區域文化的背景之中,是一個鮮活的、復雜的經濟和精神的發展變化過程。只有把這個看似簡單的貧困現象放置到每一個具體的家庭中,放置到每個具體的村莊里,我們才能更真切、更深刻、更全面地理解它。隨著“走訪研究”的不斷展開,我們愈發感到這項研究的價值所在。不僅使我們發現了從前沒有發現的重要信息,還給我們帶來了情感的震撼,并通過我們對研究過程的展現,感染、觸動更多的人。

 “走訪研究”的另一個特色在于這項研究不是一個孤立的、片段式的研究,除了實地走訪以外,還有前后兩個部分的研究與其共同構成研究項目的整體。走訪前,我們進行了充分的行動上的準備。比如,我們建立了一套“信息采集、量化測評、民主評議與實地走訪”四位一體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評定體系,以便我們在走訪中印證這套體系的準確率,從而發現問題,不斷改進;再比如,走訪前,我們對學校現行的經濟困難學生資助體系進行系統總結分析,從而在走訪中隨時反思、改進。走訪后,我們根據走訪中所見、所思制定出詳細的、可操作的關于高校資助育人工作的改進策略,進而對學校的資助工作實踐進行革新,驗證效果。從這個意義上講,“走訪研究”是一種實證研究、行動研究。

(三)樣本選擇:隨機抽樣與全覆蓋相結合

“隨機抽樣”是指省級行政區域層面的隨機,即每次走訪研究前從30多個學校生源省份中隨機抽取2-4個省份作為走訪研究的對象。 “全覆蓋”一方面是指對于抽選到的省區的經濟困難學生家庭全部走訪;另一方面指從縱向的維度,將用15年左右的時間走訪完全國所有省區。“隨機抽樣”與“全覆蓋”樣本選擇這兩個原則的確定,主要基于以下兩個主要原因:一是營造誠信氛圍,建立困難生評定工作中的誠信約束機制。目前,高校困難生評定工作一個共同的“瓶頸”問題是,評定工作中依據的學生家庭信息主要有兩個來源,學生本人填寫的表格及相關部門出具的困難證明,實踐證明,這兩個來源都有可能出現不真實的情況。家庭實地走訪使虛假填報信息隨時有被查實的可能,而隨機和全覆蓋使家庭走訪樣本的選擇具有“人人皆有可能”的特點,因而客觀上形成有效的約束機制,很大程度上杜絕了虛假填報信息的現象。二是力求樣本選擇的全面系統,為開展經濟困難學生分層分類教育理論研究奠定基礎。我國各地區經濟文化、民俗民風、地理環境的差異,城鄉差異、工農差異等,使來自不同地區學生的性格特征、思維習慣、行為方式等呈現不同的特點。對全國所有省份學生的深入了解,廣泛調研,全面體驗,使樣本選擇具有全面性、豐富性和可信性,保障了分層分類研究的科學性、準確性和實效性。

(四)資料分析:系統反思與情感呈現相結合

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工作是一項充滿愛與情感的工作,資助工作理論研究也是一項理性與感性交織的研究。我們采用了系統反思與情感呈現相結合的方法,通過參與走訪研究的教師們充滿現場感、又具有理性反思的研究報告,對經濟困難大學生家庭的真實狀況,以及高校教師走進學生家庭、走進工農大眾的情感體驗與升華進行細致而客觀的全景呈現,并對如何做好資助工作進行深入的理性思考。

所謂系統反思是指通過與學生家長面對面的交流溝通,以一種“在現場”的感覺,真實地記錄呈現研究人員當時當地的所思所想所感。其系統性首先體現在對象上,對學生困難原因、資助體系的科學性、資助育人的方式方法、國家資助政策的合理性和效益等所有相關方面進行反思、研究,而不是僅就走訪而研究走訪,或僅通過走訪而研究某一個既定的問題。所謂情感呈現是指,研究報告中不僅反映既定的事實,更呈現走訪過程中研究人員、家長、學生鄉鄰等相關人員的情緒情感。

下面是兩段研究人員的報告,從中可以一定程度地體現出系統反思與情感呈現相結合的資料分析方式的特點。

走訪實錄1返回的路上,我們一直在想,我們的這些學生是怎樣走出大山的?大山深處的家人和臨居鬧市的大山的孩子心里裝著怎樣沉重的期望?這些孩子在學校有著怎樣的表現?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幫助他克服經濟困難的重負,他怎樣才能真正地走出大山?仿佛,我們的肩上背上了山東的大山,它是那樣的重,但我們愿意,我們甘心。我們從未感到責任如此的真實和凝重。我在想,當我在學校里看到這些學生,或者假如他就是我的學生,如果我不到他家里看一看,能否體會他內心的渴望與無助,我能否發現他的堅強與無奈……

走訪實錄2走進李同學家時已是傍晚,她的母親正在掀開鍋蓋,見到外人迅速的將鍋蓋蓋上,可盡管熱騰騰的水蒸汽彌漫著整個房間,我們還是看到了一鍋玉米面窩窩頭,這些就是他們的晚餐。走進臥室,我們看到了患有嚴重腦血栓的父親,除了幾個手指能動彈一下,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母親見了我們,沒說幾句話就已經泣不成聲。在房間里我們沒有見到一樣新東西,也沒有看到一臺電器,天已經黑了,房間里還沒有亮起燈光。從六年前開始,家里的生活就全靠沒有文化的母親一人支撐。李同學還有一個妹妹讀高中,兩個孩子的學費和父親的醫藥費讓這個家負債累累。母親傷心的說:“這個家太窮了,孩子們學習都很刻苦,但是都十分內向、自卑,不愿意回家。李同學自上大學以后就再也沒有回過家,也沒有向家里要過一分錢,她知道家里的情況。我們對不起孩子……”我們向兩位家長介紹了學生在校的情況,讓他們了解有國家和學校的資助,孩子在校學習和生活都有保障,將來她們一定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家庭的現狀。走訪結束后,我們大家產生了幾乎一致的想法:回去一定找這個同學聊聊,讓她正視自己的困難,讓她了解一個偉大母親的心,真正幫助她解決金錢和精神上的雙重貧困。

三、高校經濟困難學生家庭走訪實證研究的主要結論

經過近9年的走訪研究,我們初步回答了關于經濟困難學生的“五問”。當然,這些問題的回答往往不是一個靜態的結果,而是一個不斷加深的認識過程,需要更加持續、深入的研究。

第一,學生家庭經濟困難是多個超限支出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患重病及多子女上學是最主要的致困原因。

對學生家庭經濟困難原因的判斷是國內外高校學生資助研究一直共同關注的問題之一。多數研究者通過對高校學生的問題調查來確定原因。比如華中科技大學沈紅教授帶領的研究團隊,對全國105所高校學生進行了問卷調查,確定了9個關鍵的致困因素。這些研究為我們認識學生經濟困難現象提供了極其寶貴的參考。本研究則更注重對這些致困原因的情境式展現,通過一個個鮮活的案例,一個個真實的故事,來展現這些致困因素,加深人們的認識和理解。從我們的走訪研究來看,任何一個普通家庭,尤其是地處農村的家庭,如果因子女上學、重病、大災等原因而不得不多方面超限支出,那么這個家庭必然走向貧困。當然,其中最重要的致困因素主要是患重病及多子女上學。對于一個經濟困難的學生家庭,我們一般可以這樣去描述:首先,這個家庭地處農村或者是城鎮失業家庭,他與同村或同類家庭一樣,即便不貧困,也很少與富裕相關;其次,對于這樣的家庭而言,只要有一個人在讀大學,一般經濟都會比較拮據。最后,如果這個家庭還有其他人讀書(尤其是讀高中或大學),或者家中有人長期患重病,那么這個家庭基本可以判定為貧困家庭。

第二,“沉重的希望”是經濟困難學生家庭突出的心理文化特征。

經濟困難學生家庭主觀層面的心理文化特征與學生的教育培養問題密切相關。通過走訪研究,我們認為經濟困難學生家庭的心理文化特征可以概括為“沉重的希望”。

所謂“沉重的希望”方面,一方面是指經濟困難的家庭為了使他們的孩子能夠讀書,往往都是痛下決心,以舉家之力或是借貸來供養學生,并付出更多辛勞、甚至是帶病勞作、有病不治等“沉重代價”;而學生也為了爭取讀書機會往往也做了艱苦的努力。

走訪實錄3小志(化名)家在村里很有名氣,因為兩兄弟都考上了名牌大學的好專業,哥哥學核電,弟弟學軟件。2008年的夏天,小志拿到了夢想中的錄取通知書,但看到高額的學費,堅強的父親含淚對小志說“孩子,家里供不起你了”。這對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擊碎了自己多年的夢想。為了懇求父親能讓自己去心儀的大學繼續讀書,瘦弱的小志在家中的田地里整整跪了一夜。這一跪讓鄉親們為之動容,最終父母下定決心,不管有多么艱難,無論要付出都少代價都要這個孩子完成學業。

走訪實錄4老師,這次你知道寧夏和我家里是什么樣了吧。家里本來是不打算讓我念書的,我自己哭著喊著考上了高中,那年是當小學老師的堂姐夫做了很長時間父母的思想工作,我才有書念的。老師,不是我自私,家里就這樣,我們姐弟之間就差了12歲,從小兒家里人就任我自生自滅。我們寢室,就我是少數民族,而且就我是多子女家庭,我一直在想為什么我從大山里走來?為什么我不是獨生子女?為什么我就不曾有個溫暖的家?(走訪后,一個學生給輔導員的信)

另一方面,這些經濟困難學生往往被家人寄托了沉重的希望,家人今天的傾力付出是為了將來孩子為家庭帶來的徹底改變,因而他們被想象及被迫成為幫助整個家庭走出貧困,改變命運的“救命稻草”。

走訪實錄5“你這下可好啦,上了大學,離家那么遠,一年也不回來一趟。眼看著就要找工作了,掙了錢,別只顧著自己,你二弟身體不好,三弟今年高考,小妹今年也要上初三了,有空給家里來個電話……”這是一位寧夏母親對遠在他鄉求學的女兒的囑托。

因為這樣“沉重的希望”,一些學生被賦予了沉重的壓力,亦或他們為家人的超常付出感到愧疚而心生努力回報之意。他們埋頭苦讀,彎腰駝背,不敢有絲毫懈怠,但往往不得其法,只拘泥于眼前問題,忽略了長遠發展。

走訪實錄6在大學期間,老師們卻發現,從小學習就一直優秀的楊苗卻經常逃課,在學生的集體活動中很少能看見她的身影,學習成績一直徘徊在中等偏下的水平。雖然多次找她談話,但楊苗的狀況并未改變。直到有一年冬天,楊苗被發現暈倒在雪地中,經醫生診斷為營養不良,壓力過大造成的昏厥后,一切才真相大白。原來為了賺錢,楊苗同時兼做好幾份工作,每天在學院取完信件發放給老師同學后,每天晚上還跑到離學校很遠的小區做家教,每逢節假日,在商場的促銷活動現場也總能看見楊苗的身影。由于多份兼職,楊苗根本沒時間參加同學的集體活動,所以當提起楊苗的時候,同學們只是知道年級中有這么個人,但是很少見到。學習時間無法保證,楊苗的成績已經不能保持在中上等水平,但是一想到能夠寄錢回家,能夠幫助養父治病,楊苗的內心就感到無比的欣慰,學習成績下降導致的內心愧疚也稍稍得到彌補。就這樣楊苗每學期都會將兼職賺的錢和學校的資助寄回家,而自己卻省吃儉用,甚至一天就吃一頓飯,所以才會出現這種間歇性的昏厥的狀況。

面對這樣的“沉重的希望”,也有一些學生難負其重,他們選擇了逃避,逃避現實、逃避壓力,或在渾渾噩噩中荒廢學業,或在虛幻的世界中迷失自己,或在暴力和損害中進行釋放,他們迫切需要有效的教育和引導。

走訪實錄7劉念第一學期的成績不理想,中下游水平,與他平時的努力不成正比。我發現他很失望,惶惶不安。通過觀察發現開始很少與同學相處,常常是一個人在寢室。學習也沒有上學期那樣的努力刻苦,簡直是判若兩人。在我走訪寢室時,偶然發現他在閱讀玄幻小說,很多本小說堆在本來不大的桌子上。據了解,他已經閱讀了多本,廢寢忘食。據他的室友講,近一段時間,他對玄幻小說的癡迷程度近乎瘋狂,挑燈夜讀已成了家常便飯,通宵達旦更是不少見。家里寄來的生活費多被他用作租書。可以說,他是玄幻小說不離手,一天四本,一目十行。除了玄幻小說,吃飯、睡覺、上課、交往再也驚不起他半點波瀾。無論橫躺豎臥,只要小說在手,便可以高枕無憂——如此癡迷程度略見一斑。我及時找到劉念談話,了解到他向往玄幻世界,向往玄幻世界的英雄,他們不僅有超能力,而且有完美的愛情——可他一無所有,他的陽光和自信都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老氣橫秋、頹廢不堪,悲觀的看待生活。不但荒廢著美好青春,而且讓含辛茹苦的父母的辛勞努力付之東流。

第三,“信息采集、量化測評、民主評議與實地走訪”有機結合,是評價經濟困難學生家庭困難程度的有效模式。

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的核心在于學生家庭經濟困難信息的科學加工。信息的科學加工要遵循信息資源管理科學的基本原理,重視信息采集、分析與結果的修正、驗證等關鍵環節,這是構建科學完善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體系的基本思考框架。在這一框架的引導下,我們在對工作經驗進行系統總結的基礎上,結合新資助政策,逐步構建了“信息采集、量化測評、民主評議、實地走訪”四段一體的家庭經濟困難生認定體系,有效地破解了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中的突出難題與實際問題,基本實現了認定工作的科學準確,公平高效,被教育部確定為全國資助工作的先進典型。   

在“四段一體”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體系中,信息采集、量化測評、民主評議、走訪核查是環環相扣、互相聯系、缺一不可的統一整體。首先,信息采集是認定的基礎,信息采集的水平與質量直接影響其他環節的開展。高校資助工作者,特別是一線輔導員要盡量通過多維度、多渠道的途徑與方式全面、準確、客觀地采集衡量學生家庭經濟狀況的信息,避免遺漏與虛假。其次,以科學化的數學建模為主要特點的量化測評環節是認定工作的核心,為其他環節的工作開展提供技術保證。僅憑采集數據無法實現對困難生判定標準與困難程度的劃分,量化測評正是通過對海量困難信息進行科學的加工處理,從而對不同經濟困難程度的學生狀況予以區分,它是確保整個認定工作科學準確、客觀公正的關鍵。第三,民主評議是通過第三方的深度體驗與觀察,為認定工作提供監督、監測和修正。量化測評的認定結果必然存在“機器大生產”式“一刀切”的客觀不足,通過科學組建民主評議小組,全面細致地審視量化測評結果,根據學生具體情況進行個性化的修正,是確保認定結果科學準確的必要手段。最后,實地走訪核查是驗證上述環節真實性、準確性和公平性最有效的實證方式。高校資助工作者,包括一線輔導員通過直接深入困難生家庭,能夠有效核實相關信息,確認認定結果的準確與否,又能在全校范圍內營造良好的誠信約束環境。

第四,國家資助政策受到人民群眾的普遍認可。

在走訪研究過程中,我們看的最多的是“家徒四壁”,聽的最多的是“無限感激”。每個家庭都比較了解國家及學校給予學生的資助情況,他們不斷地表達“沒有國家資助政策,孩子就讀不起大學”、“感謝國家、感謝黨、感謝政府……”。

走訪實錄8太同學,女,家住遼寧省錦州市×村,是學校評定的一般資助對象。走訪時只有母親在家,她正在門口賣攢下的雞蛋,寒風中瘦弱的身影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母親面對攝像頭一直在囑咐遠方的女兒不要擔心家里,鼓勵女兒要刻苦學習,將來為國家多做貢獻。話雖簡單,但卻樸實而堅強!太同學的家空蕩蕩的,除了一臺黑白電視機沒有任何電器,室內還是土地面,但收拾得很干凈。母親一人在家種地,父親在兩年前做過胃部手術,手術費用昂貴,欠下外債,前段時間剛有好轉就去外地打工。妹妹正在讀市里的實驗高中,每年需要5000元左右的上學費用。該家庭每年能給太同學提供3000元左右的費用,其它費用則有賴于國家和學校的資助。母親說:“是東北師大讓孩子能夠繼續讀書,在孩子上高中時,她父親做手術,她(指太同學)曾經退學出去打工賺錢,后來讓班主任追了回來才得以考上大學,真的要感謝黨、感謝國家的好政策!”

可見,國家資助政策的實施解決了很多貧困家庭學生就學的實際困難,給眾多貧困家庭帶來了希望,是一項實實在在的惠民工程,贏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廣泛好評。不僅如此,我們通過走訪研究還看到了資助政策給更多正在讀書的家庭經濟困難的中小學生帶來了希望和極大的信心。

走訪實錄9談話中我們了解到,大姐三年前結婚,除我校學生外,小妹妹和弟弟也都在讀書,家庭生活在貧困中。父母和最小的弟弟常年在這個家居住,這個學生和妹妹讀書期間基本都是在同學家里借宿的。這個學生自到我校入學后,現已升至大三學習,經歷了5個假期,卻始終沒有回家,可能和房子這方面的原因有關。另外,父母都沒有工作,家里也沒有田地,一家生活主要靠政府救濟和門口養的豬(豬圈較小,一批最多能養兩頭)維持。政府救濟供應的是糧食,所以家里也很少吃青菜。借著海南獨特的氣候特點,這樣的房子才得以長期居住;借著國家的低保資助政策,這樣的家庭才得以維持。但我們走訪中一直站在門口。默不作聲的妹妹那憂郁的眼神以及臨別時對我們此行有和所希冀的回望,都讓我迄今難以忘懷,我讀懂那是一種想要擺脫的眼神,我更高興能通過此行給她信心和勇氣,因為她只和我們說了一句話,“老師,我也要考你們的大學”。

第五,高校資助育人工作重在轉變方式和搭建平臺。

通過走訪研究,我們切身地感受到經濟困難學生面臨的問題不僅是經濟問題,更有其精神、心理、能力層面的一些共性問題。相比較而言,后者對于學生的長遠發展更為重要。要解決這些問題,就應該切實地把資助工作與教育引導有機結合,結合的重點有兩個方面:

一是轉變方式。主要是實現兩個轉變。一是“授之以魚”向“授之以漁”轉變。這一轉變的核心在于給學生魚肉還是給學生漁網。在資助工作上的直接表現就是要實現由直接發放補助向與提高學生素質能力相結合轉變。傳統的資助項目以無償補助為主,這些項目容易使學生產生“等、靠、要、爭、搶”的問題。為此,要注重調整資助項目設置,形成多元化的資助項目,實現精神上激勵學生、能力上鍛煉學生。同時,要加強教育引導,提升學生能力素質,促進學生開闊眼界,了解社會、增強信心,提高社會適應能力。二是“簡單化”向“溫情式”的轉變。資助工作的方式方法不能過于簡單,不能讓學生感受到資助工作就是發放補助。資助的過程中,要堅持做到兩點:一是統一規劃,個性資助。“統一規劃”是指制訂“一攬子”資助計劃,實現常規資助與臨時資助相結合,大額資助與小額資助相結合,無償資助與有償資助相結合,定期公布學校的全部資助項目,集中申請、審批,以便學生合理選擇與統籌規劃,實現按需資助。“個性化資助”是指結合學生的實際經濟狀況、個人能力、日常表現、心理特點等因素,量身設計多類型、多等級的資助項目,打造一個“資助項目自選超市”,讓不同類型、不同需求的學生都能找到他們需要的資助項目。二是讓學生受助的同時,感受到親人般的關懷和溫暖,激發他們的感恩和愛國情懷。比如,以往每年春節學校都給留校的經濟困難學生發放節日補助,每個學生雖然都拿到了一定額度的補助,但體會不到春節的氛圍和團聚的快樂。為此,學校可以把留校的學生組織起來,與在校過年的教師結成對子到老師的家里歡度春節,或者組織他們到學校為他們提供專門場所,一起包餃子、吃年夜飯、放鞭炮、看晚會,讓每個學生感覺到就像在家過年一樣。

二是增設平臺。就是要搭建資助育人的專用平臺,發揮資助工作在育人中的特殊優勢。主要的做法就是把經濟困難學生組織起來,為其搭建自我管理、自我教育的平臺,通過學生的親身參與和體驗,實現物質上幫助學生,精神上培育學生,能力上鍛煉學生的育人目的。平臺設計需要兼顧以下幾方面要求:一是平臺的設計要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需要出發。平臺的設計應瞄準困難學生思想、心理、技能等方面的特殊問題, 分類設計,確保教育的針對性和實效性。比如我們可以根據學生的特殊問題,設計誠信教育平臺、心理困惑朋輩互助平臺、勤工助學培訓平臺、感恩教育平臺等不同類型的平臺。二是平臺的建設要體現長遠規劃、系統設計。一方面,“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教育培養是一個長期而持續的過程。在資助育人平臺設計過程中,要立足長遠、瞄準未來,確保育人功能的長效性;另一方面,整體大于部分之和,資助育人平臺的建設應該整合資源,優化配置,統籌協調,形成育人合力。三是平臺的運行要體現學生自主自為。一方面,學生的自主自為可以有效地激發參與熱情,變“要我學”為“我要學”,可以極大地提升資助育人的質量和效率;另一方面,學生自主自為可以有效地增強學生的自信心,這本身就是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教育區別于一般性教育的特有使命。

北京快中彩胆拖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的平台 时时彩开奖时间调整公告 足球比分直播球探 永发国际网站 深海捕鱼千炮破解版 兴业银行股票 pk10的走势是怎么算的 ssc彩下载 网络奔驰宝马技巧 什么软件玩直播赚钱吗